中国泰州 江苏品衡律师事务所
新闻详情

论货物不符时的买方通知义务


摘  要:《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中明确规定了在国际货物交易中发生货物不符合约定时的买方所负有的通知卖方的义务,本文通过解析法条的相关规定,以此来简要阐述买方所负担的通知义务的内容以及时间。

关键词:货物不符;买方;通知义务

一、通知的内容

第39条第(1)款要求买方发出的货物不符的通知必须“说明货物不符合同情形的性质……”,但是并未对在通知中具体如何说明不符进行解释,在实践中引起众多问题。于是,联合国贸易法委员会以判例法汇编的形式对其进行解释,提出CISG项下货物不符合同的通知应满足以下三方面的要求:

(一)通知内容应当十分具体,使卖方能够理解买方的权利主张和采取适当的对应步骤。

因为是否能够得出对整体货物影响的精确量化结果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具体案件情况,所以一般情况下货物与合同不符影响货物整体状况的程度不属于必须纳入通知的内容。因此从发出货物不符通知的根本目的来看,只要对不符货物的数量得出详细结论,就有足够的理由要求卖方采取进一步的补救措施,如准备交付额外或替代货物。在其他情况下,买方只需尽可能的提供一个有关整体货物不符的估量结果就可以满足CISG的要求,而且在获得这些信息需要相当大的努力的情况下,要求买方提供总体货物受影响的估量信息都有可能会被认定为不合理且不恰当的。

(二)仅仅通知存在不符合同的事实是不够的,买方还必须说明不符的确切性质。

发送没有说明不符性质的通知相当于没有履行第39条通知义务,买方只有说明货物与合同不符的性质,才有可能使卖方对买方提出的权利要求作出反应,包括由卖方重新检验货物或对不符合要求货物进行修理、更换和补救。但这一要求不应被过分严格。

(三)买方发出通知的内容应考虑买卖双方的专业知识。

秘书处评论指出:不应指望当事人能发现货物的某种不符,如果他既不具备也不能获得必要的技术设备或专业知识,即使是不同情况下的其他买方可以被期望能发现该项不符。同理,从事特定领域的买家应通知卖方相关领域的特殊的不符的情况。这种主观与客观混合适用的标准全面的考虑了买卖双方各自的商业特点、文化上的差异。

二、通知的时间

发出说明货物不符合同的性质的通知仅意味着买方履行通知义务的一部分,如果该通知的发出时间不是在依CISG所确定的合理期限内,那么买方仍将丧失其主张货物不符合同的权利。CISG第39条的第(1)款和第(2)款针对不同情况规定了两种合理的期限,一种是“合理的时间内”,另外一种是“合理的绝对截止期限”。

(一)合理的通知时间

1.合理时间的起算点

根据第39条第(1)款,买方必须在其发现或应该发现货物与合同不符之后的“合理时间”内向卖方发出通知。而正如前一节所讨论的,买方发现或应当发现货物不符的合理时间由CISG第38条进行规范(例如,实际可行的最短时间内),因此,作为CISG第39条规范的重点内容——买方通知货物不符的合理时间应与买方检验货物的合理时间加以区分。

但是,将这两个合理的时间绝对区分是一种纯学术性的研究方法。因为在实践中,合理的通知时间的计算需要考虑到货物检验的时间,而且绝大多数“应该发现货物不符的情形”都与货物运抵目的地的时间相联系。所以将这两个合理时间分开讨论只是为了能准确确定各自合理时间长度。而且在一般情况下,合理的货物检验期间的起算点是买方收到货物的时间,可计算合理的通知时间所需要考虑的各项因素是检验结束后存在的各种因素,特别是在货物的不符非显而易见的情况下,买方应该发现货物不符合同的时间会受到明显影响,而此时买方向卖方发出通知的合理期间尚未开始计算。根据相关案例可以判断,计算买方合理通知期限起算点考虑以下两个时间点:买方实际(或主观)发现不符合同情形的时间点,以及买方理论上应当发现(或应该发现)不符合同情形的时间点。而如果买方承认它主观上意识到缺陷的时间或有客观事实证明买方了解此种情况的实际时间,买方实际发现不符合同的时间就能够得到说明。主观上发现不符最典型的情形就是买方从购得其销售货物的客户收到的投诉。当买方收到此种投诉时,给出不符合同的通知的时间即开始起算(如果先前未开始起算)。

2.影响合理通知时间的因素

通知的合理时间的起算点不仅会因合同涉及的货物的不同而存在差异,合理的时间的长度也随会因具体案件的情况而有所不同。尽管CISG具体的法条没有明确指出应该参考的因素,但是国际贸易法委员会以判例的形式确定了影响通知期长短的多种因素。笔者分析相关案例之后,认为这些因素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确定合理检验时间也需要频繁参考的因素;一类是在确定合理检验时间时不参考或者很少参考的因素。在前一类中,主要包含货物不符合同的明显性(明显易于发现的缺陷的通知期往往较短),货物的性质(易腐性巾或季节性的的货物要求较早通知缺陷,与之相反,对于耐用或非季节性货物的通知则通知期较长);贸易惯例及双方当事人之间确立的习惯(买方了解卖方本身的经营是根据将需要迅速通知缺陷的最后期限)等因素。而在后一类因素中,则以买方的专业知识(如果买方是专家或专业人士,也被裁定通知时间应较短),买方自身提出的要求加快交货速度(该事实曾列为缩短给出不符合同通知的时间的一个因素),公共卫生等因素。一家法院指出,如果因为公共卫生的关系而要求快速给出通知,应该在可行的最短时间内给出通知——以允许卖方采取措施,防止据称感染了货物的病毒传播)。由此可见,确定合理的通知时间所需考量的因素和确定合理检验时间所考量的因素存在重合,且而较少重合的因素主要与当事人的主观因素和社会利益相关。

综上所述,在讨论合理的通知时间时,需要以第38条判断合理的检验时间为基础判断起算点,考虑可能影响通知的相关因素,最后将两者综合起来得出具体案件中应适用的合理的通知时间截止点。这有这样,才能保证在具体的案件中整体把握和适用CISG的规则,而不是断章取义的适用某一该或几个法条。

(二)合理的绝对截止期限

在对第39条第(1)款中灵活和可变的时间标准进行研究后,我们可以得出一个可能性——如果在案件中仅适用第39条第(1)款,通知时间会可能会出现不存在明确终止期限的情况。例如在潜伏性缺陷的情况下,可能在货交买方很长时间之后,买方才能发现或理应发现货物不符合同。相应的,第39条第(1)款规定的买方给出通知的合理时间起算的时刻,也会延至在交货后很久。在此种情况下,也就意味着卖方确实履行货物与合同相符的行为一直处于效力待定的状态,无疑给卖方增加了无形且不合理的负担。因此,与第39条第(1)款旨在保持灵活性和随情况而变化的目的所确立的合理通知期不一样,第39条第(2)款确定货物不符合同通知的绝对截止日期——从货物实际移交买方之日期、起后两年。这两年期限是确切和不可变的(适用合同担保期的情况将在下面讨论),主要目的是提供一个具体的、可预测的限期,过了这个限期,诚信的卖方能够有信心:此时即便买方主张货物不符合同,在法律上也得不到认可。

但是两年最长时限的适用也有例外——只要两年的期限与合同规定的保证期不同,后者优先适用。

在合同约定的保证期间长于两年期限的情况下,如果销售合同规定了三年保质期,买方就享有自收到货物之日起三年内就货物质量不符向卖方发出通知的权利,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规则允许买方把应该在三个月之内发出的货物不符通知都推迟到三年期限届满才发出。买方仍要遵守第39条第(1)款的要求,特别是当合同明确约定索赔期的情况下,两年的最长质量异议时限通常不适用,除非在符合CISG第44条规定是或属于隐蔽的缺陷,买方才可在索赔期过后两年之内发出质量异议通知。

在合同规定的保证期短于两年的情况下,因保证的具体含义的差异会有不同的结果。通常保证是指货物在一定期间内应符合一定的绩效标准,满足某种性能要求,比如说保证1年内机器每天加工200个组件或手提电脑保证1年无故障运行等,基于对上述保证所产生的品质异议与第39条第(1)款规定的本意上的货物不符异议有所不同,合同规定货到一年内保证机器生产100个组件或保证电脑无故障运行,在1年之后机器生产效率降低、电脑发生故障,卖方对这方面责任不负责任。但是在1年之后、2年之内买方发现所购机器或电脑发生故障的原因是因为没有使用合同约定的原厂配件,并及时向卖方发出货物与合同不符通知,买方并不因为有一年的保质期规定而失去索赔权。这就是说,在保质期短于两年质量异议的最长时限时,过了保质期不等于超过质量异议期限。

综上所述,买方的通知义务在国际货物买卖中的作用十分的重要,买方一定要切实履行好这一项义务,能够促进买卖双方顺利交易。

参考文献:

[1]李魏.《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评释(第2版).北京:法律出版社,2009;

[2]左海聪主编.国际商法.北京:法律出版社,2008;

[3]张玉卿.国际货物买卖统一法: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释义.北京: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出版社,1998;

[4]丁梅生、束仁贵:《买方对货物与合同不符的处理》;

[5]吕游、张静:《论国际货物买卖合同中双方当事人的通知义务》;

[6]蒲阿丽:《卖方未有效完成交货义务买方可采取的措施》.